2011/04/30景美高級班側記

.詩頌—-求主為我造清潔的心、我相信 by德偉

.主題課程—-我。教會。社會-聖靈(20110430我‧教會‧社會──談論聖靈(參考經節)


這堂課邀請到蔡又晴、黃恩鄰兩位大哥來以討論的方式進行,主持人是宜真姊,另外還有一位神召會的來賓-葉先秦;主要討論的題目大致有四:

1. 聖靈是甚麼?對於基督教信仰的意義在哪裡?
2. 個人的聖靈體驗?
3. 怎樣的教會是個『有聖靈的教會』?哪些是聖靈的記號?
4. 教會可以有何作為,讓世人辨識出聖靈的能力?

在兩位大哥交互回應完以上四題之後,交由現場的學員、來賓發問,最後主持人替大家稍作結論收尾。

p.s提醒大家
.大專組短期神訓班(7/10-29),報名到6/10截止,詳見簡章。
.下禮拜(5/7)最後一次讀書會,記得先讀過各組進度。

—-
德偉

「2011/04/30景美高級班側記」有一則迴響

  1. 轉貼又晴大哥的會後心得:

    對聖靈的理解越寬廣,其實有助信徒跟教會將聖靈的能力推廣到更大的領域。這是我在這次景美高級班跟恩鄰討論聖靈議題的心得主軸,而且這次很高興,台下還有神召會的信徒葉先秦弟兄前來旁聽,先秦是一位很用心也很認真的年輕學者,現在是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的博士班學生,著有《聖靈的洗:路加與五旬宗的聖靈神學》,他謙卑的態度讓人印象深刻。

    談到對聖靈的理解與跟社會的互動,從這一次的對談中,我還是以聖靈跟罪的關係作為切入點,我強調真耶穌教會對聖靈的理解,包含獨一神觀中的聖靈定位,聖靈跟方言的關係,以及聖靈對個人信仰的意義。我想聖靈幫助信徒內心更新而變化,對罪作出抗拒,進而結出聖靈的果子,是信徒個人信仰生活上的重點。我著重論述在聖靈與自我更新的關係。

    恩鄰對聖靈的理解則是更為寬廣,雖然同樣是從聖靈更新的角度出發,但是他希望信徒能不只著重在聖靈主觀的經驗體驗上,例如說方言跟個人喜樂的經驗,而是能更加看到聖靈對一切不圓滿的提升跟進步,例如說舊約的眾先知對公義的要求與堅持,神的靈感動先知讓先知勇敢說出對世界的糾正,也把聖靈運行的層次,從一個較小的信徒生命領域,擴展到了社會國家的層次。先秦後來也有回應,強調羅馬書中所提到聖靈的嘆息,也是神看到世界的不完全,聖靈也在當中用嘆息與信徒一起承擔。兩位的論點明顯將聖靈與社會做出結合,這種連結是很有意義的。

    當然聖靈的層次,絕對是可以由個人、教會、社會與國家等不同領域去切入,真耶穌教會強調聖靈在信徒身上的更新,幫助教會成聖稱義,這是絕對重要的,畢竟信仰所要救贖的第一個對象,當然就是信徒自身,如果我們所強調的信仰,連自己都救不了,這樣的信仰是沒有意義的。也因為聖靈在信徒身上活潑的活動,我們教會相當強調方言禱告,這種主觀的信仰經驗很能幫助信徒跟神有一種神聖性的互動,也讓我們教會相對擁有較多聖靈的工作,所以我們強調神大能的運作,也希望信徒將自己的一切交托在聖靈的手中,讓神帶領我們的一切,對於一個宗派,一個教會,一位信徒來說,這種救贖的經驗是必須的,不過是不是也能思考聖靈在其他領域的運行呢?此點無疑是比較少思考的。

    真耶穌教會目前與社會的互動,主要放在慈善事業上面,包括了醫療宣道、緊急救難與社會弱勢關懷,如果要談到進一步跟社會的互動,其實相當少,我們是入世的,同時也是避世的,我們跟社會的互動僅僅是因為我們的信徒在這個社會上,跳脫了信徒的生活處境,基本上教會就退出了社會。當然這是一種選擇,教會有權利決定自己與社會互動的頻率、強度跟深淺,但是藉由這次跟恩鄰的討論,另外也有學生問到教會在社會或政治中應該扮演的角色是什麼?其實我們很難回答,對於政治,我從大學唸到研究所,工作也是相關領域,但是談到教會要扮演的角色,其實對我來說是很是很陌生的問題。

    政治本身不只是理念,它還牽涉到龐大的實務運作跟利益糾葛,越大的宗派越難在當中保持客觀與中立,因為影響力很大,一旦參予政治,別人也不希望你保持客觀中立,力量的展現在於選擇,做出選擇才意味著我們有立場,但是教會涉入現實政治當中,帶來的利弊得失會讓我擔憂,因此我是比較傾向讓教會維持在自己的宗教領域當中,以免讓政治對立或是政治鬥爭出現在教會當中。

    以我的角度來講,現階段,讓信徒從行為靈命上的更新,成為一個好的公民,對社會做出貢獻,應該就足以代表教會在社會上的意義,不過這樣的程度,對於在社會實踐上有更多急迫感或是使命感的人來說,應該是不夠的。畢竟教會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,或許不只是救苦救難,還有某種正面導向的意義存在,就如同長老教會對於台灣民主政治的推動,或是慈濟在環保政策上的立場跟建言,這種表態是不是也能視為聖靈權能的擴展與再現呢?

    不過我也有一點提醒,對於涉入現實社會或是政治,理念是很好的,但是到底要怎麼做的手段問題,必須要很具體很務實,但是在這次討論會中,沒有著墨到,理想願景人人有,但是實踐的方法才是檢驗可不可行的具體方式,跳脫了手段問題,容易陷入玄想或空談,這或許是下次有機會可以討論的課題。

    在教會進入社會這個議題上,我依然是傾向較為保守的,保守是因為謹慎,但是我想這方面的討論是可以進行的,這次研討會,讓我學習到很多,聽到了恩鄰很多對於教會的反思,教會是需要反思的,以免變成了自我吹捧的一言堂,同時也很高興看到先秦加入我們的討論,也希望他能持續跟我們對話,最後也要感謝宜真姐的主持,這場討論會相當有造就,當然最重要的是學生,如何兼顧學生的需求跟吸收,同時深化對談的深度跟廣度,這個兩難的平衡,我們都要努力達到更好。

發表迴響